玉箍形器是红山文化最具神秘感的器物之一

本文直接引用大毛說玉文章:

003szKb0gy6FQdobfZv29&690“这是一种高级神职人员通用的器具,一般位于头都,如有两只,则另一只会放在胸前。此物一般被认为是通天的法器,但是如果要通天,完全可以做成易于加工的圆筒,又何必做成扁的并且是喇叭形状的呢?牛河梁在被正式发掘之后,人们这才第一次看到玉箍形器在尸骨上的摆放位置,这对它用途的确认起到了关键的作用。这也说明了一个道理:一件离开了墓穴的古玉,等于破坏003szKb0gy6FQeiGCm17d&690了最重要的线索,对于考古工作者来说是多么无助!玉箍形器的小端通常有穿孔,有时一个,有时两个,有时连一个穿孔都没有。此墓打开以后,关于玉箍形器是红山古人的发箍的说法渐渐占了上风,但它仅仅只是发箍吗?《山海经》说,有神十人,名曰“女娲之肠”,本博以为所谓“女娲之肠”,指的就是这件东西,它是人类来到这个世界的出口。千百年来,东北亚盛行萨满教,萨满教最高的神不是上帝,dscn17981而是“长生天”。成吉思汗自称“天可汗”,这是蒙古萨满给他的封号,天之骄子也。而商周以来,中国的帝王们无不自称为“天子”。是“天子”就必须加冕,就必须把一个象征“天生”的东西戴在头上,这个东西就是“冕”。女娲既可补天,说明她不是一般的地神,而是天神,否则天破了个洞,地神如何“补”得?后世的天子只有一个,所谓“天无二日”也,但在6000年前,天子未必就只一个,以天子自居的可能是一群高级神职人员。这些高级神职人员各有其能,也就是各有分工,所以,除了共同拥有表示天子身份的玉箍之外,其余的法器,也就不尽相同了。